北京地鐵霸座進食嚴重違規者將納入個人信用不良記錄
運用征信機制凈化乘車環境
稿件來源:法制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7 14:33:32

● 地鐵、輕軌等市內軌道交通工具屬于城市公共客運系統,每天有大量市民選擇這些交通工具出行,不文明的乘車行為會給其他人帶來極大不便

●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發布《關于對軌道交通不文明乘車行為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實施細則》,明確了對地鐵霸座、進食嚴重違規者的處罰細則

● 北京的做法對其他地方具有借鑒意義,應當注意總結,相互學習,不斷完善相關制度、程序和標準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曉

□ 實習生 陶穩

近日,北京市交通委發布《關于對軌道交通不文明乘車行為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實施細則》(以下簡稱細則),明確了對地鐵霸座、進食嚴重違規者的處罰細則。有不文明行為,且不聽勸阻,拒絕下車、出站,擾亂軌道交通車站、車廂秩序且拒絕參與志愿服務的行為人,即日起將被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

地鐵里一些不文明的乘車行為時有發生,很多乘客對此十分頭疼但又無可奈何,而此次細則的發布無疑將給我們的日常生活帶來積極影響。

不文明行為分五類

乘客敢怒卻不敢言

1月20日19時許,王某揚在北京地鐵13號線的列車座位上吃糕點,隨意將食物殘渣掉落在座位和地板上。其間有乘客要求其收拾干凈,王某揚不但不聽勸阻,還把食品外包裝袋拋棄在車廂內,然后揚長而去。

此事經網絡曝光后,警方迅速介入,王某揚于1月29日被查獲,并于當日被行政拘留。

對于此類不文明乘車行為,不少乘客都曾遇見過。

每天乘坐地鐵上下班的白領張巍(化名)說,他曾經在地鐵里遇見一名男子用手機外放音樂,然后被地鐵工作人員拍了一下肩膀,算是提醒。“但是那個工作人員比較年輕聲音也小,并沒起到什么作用。”

北京高校學生方晴(化名)曾數次遇到有人在地鐵上請求其掃碼加微信的推銷人員,她說,這種情況下自己一般就直接拒絕了,因為害怕上當受騙。

中國民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孟強認為,地鐵、輕軌等市內軌道交通工具屬于城市公共客運系統,每天有大量市民選擇這些交通工具出行,尤其是早晚高峰期,人流量極大,地鐵內空間狹窄擁擠,不文明的乘車行為會給其他人帶來極大不便。

據介紹,細則中將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不文明乘車行為(以下簡稱信用不良乘車行為)包括:采取違規進出閘機、偽造變造票卡等方式逃交票款;在列車車廂內一人占用多個座位;除嬰兒、病人外,在列車車廂內進食;推銷產品或從事營銷活動;大聲外放視頻或音樂。

“這些行為破壞了車廂內的良好氛圍,影響他人乘車,對他人造成干擾。”采訪中,孟強說,除了逃票行為主要侵犯地鐵運營公司的收費權以外,其余四種都是會嚴重影響其他乘客的行為,也是市民反映比較強烈、常見的不文明不道德乘車行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楊建順認為,地鐵不文明乘車行為會給他人、社會帶來諸多負面影響,應當盡力杜絕。比如逃票這種不誠信行為,既破壞交通票務制度,給交通運輸公司造成經濟損失,也敗壞社會良好風俗,需要予以懲戒。

此外,霸座可以分為不同情形,但總體而言破壞乘車秩序,違背契約精神,直接影響了其他乘客的乘車權利。推銷、大聲外放音樂等行為不僅影響其他乘客乘車時的心情,嚴重的甚至還會破壞乘車秩序,威脅乘客人身和財產安全。

“進食則包括更多不同情形,不宜一概而論。”楊建順說,只要將在車內進食的危害性講清楚,相信絕大多數乘客都會配合的。而對于個別實在是饑腸轆轆的上班族在車中進食的特殊情況,只要不是特別重口味、怪異的食物,還需要多一份寬容和理解。

遏制不良乘車行為

新規明確懲處方式

去年底,針對北京地鐵8號線上一起搶座糾紛,北京警方發布通報稱,事發早上7時許,41歲的女乘客鄭某與乘客王某因搶占座位發生糾紛,引發口角,后鄭某推搡并掌摑王某,王某遂報警,警方依法受理并開展調查。

據了解,細則明確,乘客實施信用不良乘車行為,滿足下列條件之一的,將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一是不聽勸阻,拒絕下車、出站,擾亂軌道交通車站、車廂秩序,拒絕參加或逾期未參加軌道交通志愿服務進行信用修復的;二是不聽勸阻,拒絕下車、出站,擾亂軌道交通車站、車廂秩序,參加軌道交通志愿服務不聽從軌道交通運營企業安排或志愿服務不合格的;三是被公安機關依法給予相應行政處罰的。

孟強認為,法律調整的是人們的行為,所以相關規定必須具體。如果規定過于空洞,就無法有效指導人們的行為。對層級相對較低的規范性文件來說,需要規定得比較細致,讓人們有章可循,知道如何操作和遵守。細則不僅規定了將會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不文明乘車行為類型,還規定了補救措施、信息復核等,十分詳細具體,非常具有可操作性。特殊情形如嬰兒、病人等均屬例外,且個人信用不良信息有誤的還可以進行復核等。

“通過加大執法力度推動細則落地,可以形成良好的示范效應,能夠有效遏制不文明乘車行為,讓廣大乘客養成良好的乘車習慣。”孟強說。

在楊建順看來,細則是根據《北京市軌道交通運營安全條例》《北京市軌道交通乘客守則》《關于對軌道交通不文明乘車行為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實施意見》等法規文件,結合北京市軌道交通實際狀況制定的,是對上述法規文件相關規定的細化。這使得細則更加具有了可操作性。

楊建順認為,細則明確列出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的種類和懲處方式,這種做法對違規人員會帶來直接影響,對潛在違規人員能帶來重要警示和引導,將有助于形成良好乘車秩序和風氣,也有助于提升人們的規則意識,最終助推法治建設不斷前行。

一些乘客反映稱,對于將不文明行為納入信用記錄,應該盡量全面考慮。“有些地鐵里不文明行為的發生,也有一些客觀原因。在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之前,乘客和工作人員應該充分溝通。”

新規落地面臨挑戰

大家共同自覺遵守

對于細則在落地過程中可能面臨的困難,孟強認為,具體實施中可能最大的挑戰是執法的問題,雖然細則規定由督查員、監督員、工作人員、乘務管理員等人來對不文明乘車行為進行勸阻、制止、報告等,然后由市交通執法部門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但在乘客較多的時候,執法人員在車廂內進行執法是比較困難的。

“不文明行為往往是一些具體的動作,容易調整,執法人員在短時間則不容易取證,也容易產生爭執和糾紛。這也說明完全依靠執法來實現文明乘車的成本比較高,還是要依靠乘客的自身素質,自覺遵守相關規則。”孟強說,可以通過少數執法事例形成示范效應和威懾效應,但不能完全依靠執法人員去推動文明乘車。

楊建順認為,細則在具體實施過程中可能會遇到的問題包括:對“不聽勸阻”的把握標準容易因人而異;對“拒絕下車、出站,擾亂軌道交通車站、車廂秩序”的判斷難免會有個人差異性;“參加軌道交通志愿服務進行信用修復”的操作規程尚待細化;“志愿服務不合格”等評價機制尚待進一步完備;對沒有隨身攜帶身份證的乘客要確認其身份可能會比較困難等等。

“北京市交通委在制定細則的同時,制發了證據材料移交清單、照片證據登記表、現場處置記錄、乘客身份信息核實記錄、交通志愿服務記錄、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決定書、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復核申請書、以及記錄個人信用不良信息復核處理通知書等相關文件,建立了相應的機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或者解決上述問題。”楊建順說。

目前,全國不少城市都已經修建地鐵。楊建順認為,北京的做法對其他地方具有借鑒意義,應當注意總結,相互學習,不斷完善相關制度、程序和標準。


(責任編輯:楊卓)
相關文章
 
加盟体育彩票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