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取得錯誤匯款行為定性再思考
稿件來源:檢察日報
發布時間:2019-06-11 16:09:19

作者:劉憲權?周光營  

錯誤匯款在生活中并不鮮見。當實際收款人拒絕返還錯誤匯款時,其行為是否構成犯罪?構成何罪?就此,存在侵占罪說與不當得利說兩種觀點的對立。侵占罪說認為,只要匯款進入賬戶,賬戶持有人即占有該匯款,但因缺乏實質性權利獲得依據而無權處分。以所有的意思進行處分的實質是變合法占有為非法所有,成立侵占罪。不當得利說主張匯款進入賬戶后,匯款所有權隨占有改變而轉移至收款人,基于與銀行的合同關系,收款人可以自由處分匯款,故不能作為犯罪處理,以民事不當得利即可解決問題。

筆者認為,取得錯誤匯款行為不宜作犯罪處理。錯誤匯款侵占罪說在存款的占有與所有、侵占罪的法益、非法占有目的認定等方面均存在一定障礙,在此筆者嘗試從另外視角作相應解讀。

錯誤匯款并非代為保管物

從立法原意上看,侵占罪是1997年刑法增設的罪名,初衷是把原來受民法調整的部分侵權行為納入刑法打擊的范圍。筆者認為,并非所有對保管物的侵害行為都要納入侵占罪調整范疇,否則,民法的無因管理就消滅了。我國刑法對侵占犯罪對象并未使用“占有物”的表述,而是采用“代為保管物”進行限定,本身就表明立法者意圖通過限定對象來控制侵占罪的調整范圍。而代為保管物與占有物并非同位概念,其保管義務來源應以委托保管為主,對基于某種事實而成立的對他人財物的暫時管控的情形作代為保管的認定,應當作嚴格限制。如此理解,既符合立法原意,又能體現刑法的謙抑性,也為民法私力救濟功能的發揮預留了空間。

從侵占罪保護的法益來看,侵占罪是在合法占有標的物的情況下,通過濫用處分權而侵犯財產權,故而對侵占行為作刑事不法評價的本意,除了對財產所有權的保護之外,還有對合法占有人濫用處分權的否定評價,也即“背信”。侵占罪背后所隱含的法益,應當是財產權與信賴利益的復合體,這也是侵占罪與一般侵財犯罪的典型區別。錯誤匯款場合并不存在委托保管關系,因此也就不存在“背信”的情形。

存款適用“占有即所有”原則

第一,存款由實際收款人占有。刑法上的占有,意在確定占有人與物的控制支配關系,并以此為基礎對占有取得或改變的行為進行刑法評價,故刑法占有的判斷應當以對物的處分權限為核心,具體包括有無處分權以及權限是否完整等內容。首先,賬戶名義人與銀行所簽訂的存款合同具有無因性,只要錢款匯入其賬戶內,實際收款人即享有支取權限。其次,實際收款人對進入賬戶的錯誤匯款擁有無需他人同意即可自由支取的權限。雖然匯款人在錯誤匯款發生后,可以申請銀行采取補救、回轉等措施,但該種措施必須以實際收款人未予處分匯款為前提。匯款人與銀行之間的資金關系,和匯款人與收款人之間的對價關系,是相互獨立的法律關系。即便在原因法律關系上存在瑕疵,亦不影響錯誤匯款收款人的取款請求權。所以,實際收款人對錯誤匯款成立法律上的占有。

第二,錯誤匯款適用“占有即所有”原則。貨幣作為特定價值的法定載體的性質決定其所有權不能與占有相分離。現金與存款均為貨幣表現形式,“占有即所有”原則對于存款同樣適用。現金與數字化財物均是貨幣價值的表現形式,二者的本質同一性,使得其在占有與所有的原則下具有共通性,從而“占有即所有”原則對于銀行存款同樣適用。

原因法律關系評價不平衡

從原因法律關系看,錯誤匯款基于匯款人的錯誤而產生,造成損失也是由于行為人自身行為過錯。民法不當得利制度賦予匯款人返還請求權,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基于過錯與損失嚴重失衡的考慮。

堅持將錯誤匯款取得行為以侵占罪定性會產生原因法律關系評價不平衡的問題。以借貸關系為例。資金借出即意味著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這也是借貸行為所必須承擔的法律風險。在無法證明借款人事先存在非法占有目的時,不能對此進行刑事不法評價。而錯誤匯款情形中,收款人獲得匯款所有權的同時,對匯款人負有返還同等數額貨幣的債務。錯誤匯款情形與民間借貸相似,民法均賦予受有損失一方以民事私法救濟的權利。但若允許對取得錯誤匯款行為予以刑法評價,則會明顯產生原因法律關系評價不平衡的問題。合同與不當得利均為民法上債產生的原因,無論基于借貸合同取得錢款,還是不當得利獲得錯誤匯款,相對方失去錢款所有權的同時,只能根據債的關系請求返還相應數額貨幣。對錯誤匯款予以特殊保護的高階價值判斷與立法基礎,認為取得錯誤匯款構成侵占罪的觀點無法回應法律評價的不平衡性問題。

認定非法占有目的存在障礙

侵占罪本身就是對侵犯財產權利行為的刑事不法評價,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侵犯占有的行為就被排除在外。非法占有在刑法與民法中的含義并不相同。刑法上的非法占有,是指取得和占有財物行為的非法性,包括取得財物行為為法律禁止和占有財物的行為沒有合法依據。民法上的非法占有主要是靜態意義上的界定,是指非依法律規定對他人財物實施控制和管領的狀態,重在考慮如何進行民事救濟。錯誤匯款場合下,在匯款進入賬戶時,匯款權利即相應地轉移至收款人,收款人基于不當得利而取得匯款所有權,其取得和占有并不具備刑法意義責難的必要性,從靜態考慮以民事不當得利救濟足矣。

是否具有返還能力不能成為錯誤匯款非法占有目的認定的依據。不當得利在雙方之間產生民事權利義務關系,收款人基于匯款占有而獲得所有權,其對自己所有的財產進行處分,并不存在不法性的問題。就好比借款人將正常手段借到的錢款使用一空而無法按約還款的,不能據此推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對錯誤匯款問題以侵占罪定性還會產生架空罪刑法定原則的風險。堅持刑法評價的觀點,更多考慮刑法工具功能,在民事途徑無法實現權利救濟時,刑法應當及時介入,當民事強制力無法追回匯款人損失時,應當動用刑法的力量來實現權利救濟。然而,過分強調刑法的工具功能,極易導致侵占罪入罪標準由非法占有為目的變為是否有能力來返還不當得利,難免產生架空罪刑法定原則的風險。

(作者單位:華東政法大學)

(責任編輯:金燕)
相關文章
 
加盟体育彩票销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