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伊案所記載的墮胎法律史
稿件來源:人民法院報
發布時間:2019-06-11 15:40:35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 博士生導師 徐愛國   

羅伊訴韋德案,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73年的劃時代案件。案件的主題是婦女的墮胎權,涵蓋了西方人的生命觀、生命的起點計算、胎兒和母親及政府的權限劃分、個人主義與保守主義的紛爭。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們7比2支持了呼吁墮胎不受刑法處罰的原告。布萊克本大法官在代表多數大法官出具判決書的時候,專門梳理和探討了墮胎的西方法律史。

古代墮胎史

在波斯帝國時代,墮胎就有史書記載,官方以嚴厲的刑罰懲處墮胎行為。在古希臘和古羅馬,人們毫無顧忌地墮胎。古代婦產科專家以弗所一向反對古羅馬泛濫的自由墮胎的實踐,他說,有必要首先考慮母親的生命。只有當墮胎手術可行的時候,他才求助于墮胎。古希臘和羅馬對未出生的孩子并不保護。對墮胎者實施刑罰,主要的理由是墮胎冒犯了父親繁衍后代的權利。古代的宗教并不禁止墮胎。

反對墮胎的早期呼聲,來自西方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他被視為當時最聰明和最偉大的醫術技藝者,是古典時代最重要和具有最完全醫療人格的人。他統帥了他那個時代的醫學,是過往醫學知識的集大成者。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每種語言的版本內容不一,但是,每個版本都明確寫著“我不給任何人致命的藥物,也不給出類似的建議。同樣,我不給婦女陰道栓劑讓她們墮胎”,或者“我不給那些向我索要藥品的人致命的藥物,也不建議這樣的效果。相似地,我不會給任何女子墮胎治療”。希波克拉底誓言被視為醫療倫理的最高峰,影響延續至今。

希波克拉底誓言即使在古希臘和羅馬也并非無可爭議。大多數古希臘的思想家都是支持墮胎的,至少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贊同胎動之前的墮胎。在畢達哥拉斯學派那里,懷孕的那一刻,胚胎就具備了“生氣”。墮胎就意味著毀滅生命。希波克拉底誓言回應了畢達哥拉斯的學說。到蓋倫時代,大量證據表明,人們并不遵守墮胎的禁令。古典時代結束的時候,情況才發生變化。反對自殺和反對墮胎的聲音才開始出現,希波克拉底誓言開始流行。基督教教義附和了畢達哥拉斯的倫理,譽為真理的化身。

在英國普通法中,胎動之前的墮胎,不會被當作犯罪去起訴。普通法的法理依據是早期哲學、神學、市民法和教會法關于生命開端的概念。胚胎和胎兒成型變成人,標志是身體里充滿了“靈魂”或者“生氣”。幾個松散的來源導向了早期的英國法:在懷孕和生產之間,靈魂和生氣有著不同的階段。早期的哲學家相信,胚胎或者胎兒要變成人,男孩至少是在受孕后的40天,女孩至少是在受孕后的80-90天。亞里士多德將“生氣”劃分為三階段:植物、動物和理性。植物階段在受孕時形成,動物和理性階段是在出生后發生。40至80天的觀點,后來被基督教思想家所接受。圣奧古斯丁區分了“有生氣的胚胎”和“無生氣的胚胎”,區分的標準就是是否具有了靈魂。后來,奧古斯丁對墮胎的看法寫進了格拉提安的教會法,一直影響到1917年的新教會法典。

基督教和教會法40至80天的標準,一直延續到19世紀。在此之前,胎兒被當作母親身體的一部分,墮胎因此不是謀殺。其實,40至80天也并無經驗的基礎,布拉克頓就把“胎動”當作關鍵點。胎動說被后來的普通法學者所采納,最后由英國普通法接受。

普通法墮胎史

在普通法中,將胎動的胎兒做掉,究竟是重罪還是輕罪,一直有爭議。13世紀的布拉克頓視為謀殺。他說,如果胎兒已經成型且具有了“生氣”,特別是具有了“生氣”之后,撞擊或者下毒導致的流產就是謀殺。

但是,布拉克頓之后的普通法學者大多視墮胎為輕微的犯罪。科克的觀點是,女子將有“胎動的胎兒”做掉,這是“重大的過錯,但不是謀殺”。布萊克斯通追隨這樣的看法,他說,胎動之后的墮胎曾經被當作過失殺人,現代法律卻看得沒有那么嚴重。在實踐中,墮胎很少被當作犯罪來追究。特別是在美國的普通法中,胎動前的墮胎從來沒有被追究過刑事責任,最多是采用科克的看法:即使是對有胎動的胎兒實施墮胎,這也只是過錯,但不是謀殺。

英國第一部墮胎成文刑法是1803年的《埃倫博勒法案》。該法案第1節規定,胎動后的墮胎,當處以死罪。但是,第2節又規定,胎動前的墮胎,當作輕罪。胎動是兩者的區分點。1828年的修訂版延續了這樣的區分。1837年的版本,死刑消失。1861年版本,沒再重現。1929年的《嬰兒生命保護法》突出了“活體出生的兒童之生命”的條款。依此規定,具有犯罪目的的故意行為,構成重罪。法律有一個限制性的條款:為了保護母親的生命,以誠實的方式實施墮胎,最后導致了兒童死亡,不承擔刑事責任。

1967年,英國議會制定了新的《墮胎法》。這個法案允許持照醫生,在得到其他兩位持照醫生的認可后,在如下條件下可以實施墮胎手術:其一,持續的懷孕給母親帶來生命的危險,或者對懷孕女子或家里已有的孩子帶來身心的傷害;其二,新生的孩子有身心嚴重殘疾的實際風險。法律規定,做決定的時候,要考慮到懷孕母親實際的或者可合理預見的環境。在緊急狀態下,為了挽救懷孕女子的生命或者預防身心永久的傷害,在未征得其他人同意的情況下,醫生也可以誠實地終止女子懷孕。

美國在19世紀中葉之前,大多數州適用的是英國普通法。康涅狄格州是第一個制定墮胎法的州,1821年的立法采用了埃倫博勒法的相關條款。沒有設立死刑條款。只有1860年的法律,將胎動前的墮胎視為犯罪。1828年,紐約制定法律,反對兩種墮胎:其一,胎動前的墮胎,為不當行為,胎動后的墮胎,為二級過失殺人;其二,增加了一個治療性墮胎的概念:當確有必要保全母親的生命,或者其他兩位醫生如此建議,就可以實施墮胎手術。1840年,德克薩斯接受了普通法,只有8個州有關于墮胎的成文法。美國內戰后,各州才開始用制定法取代普通法。多數成文法的規定都是如此:胎動前墮胎處罰輕緩,胎動后墮胎處罰嚴厲。而且,大多都有挽救母親生命的例外條款。

19世紀中葉和晚期,美國各州法律對胎動的區分逐步消失,犯罪級別和刑罰逐漸增加。到20世紀50年代晚期,大多數法域禁止墮胎,除非是為了保全母親的生命。到20世紀70年代,趨勢是撤銷墮胎成文法,三分之一的州不再嚴厲處罰墮胎行為。

羅伊案及后續

1973年的羅伊案是規制美國墮胎法、捍衛婦女權利運動的一個頂點。在回顧了墮胎法律史后,以布萊克本大法官為首的最高法院,順應了社會輿論和婦女運動,判決撤銷了各州反墮胎的法律。法官認定,州將墮胎視為犯罪的規定,違反了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之正當法律程序條款。法院判定,其一,懷孕的頭三個月前,醫生有墮胎的決定權;其二,頭三個月截止的時候,州基于母親的健康考慮可以規范墮胎的程序;其三,胎動之后,州可以規范甚至禁止墮胎,但保全母親生命健康除外。

羅伊案后,美國墮胎的法律史并未結束,美國人對于墮胎的態度也一直處于爭議之中。在此后涉及到墮胎的案件中,比如,1992年東南賓夕法尼亞等計劃生育組織訴凱西案,美國聯邦法院一直在遵循羅伊案判決。雖然對于州關于墮胎法律的審查嚴厲程度在變,州確立合法墮胎的時間也在變,但是法院一直還是承認女子有墮胎的權利。法院認定這是憲法賦予隱私權的一部分,墮胎入罪違背正當法律程序條款。

在聯邦立法層面,支持墮胎的立法運動和反對墮胎立法的運動同步進行。總體上看,支持墮胎合法的呼聲處于主導的地位。在里根和布什時代,曾經有幾次通過了反對墮胎的立法,但是并未最后生效。與生殖相關的議會立法,比如2002年《活體出生的兒童保護法》和2003年《部分分娩法》,也沒有改變墮胎合法的基本面。

直到今天,支持墮胎與反對墮胎構成了美國政治、法律和社會運動的熱點話題。民主黨人支持墮胎合法,共和黨人反對墮胎;女性主義者支持墮胎的自由和選擇的自由,保守主義者呼吁愛護生命和反對謀殺。2018年,當特朗普總統提名反對墮胎的卡瓦多擔任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時,美國各地支持墮胎權的人們走向街頭游行示威,抗議特朗普的提名。他們擔心,卡瓦多入住聯邦最高法院,有推翻羅伊案判決的風險。

(責任編輯:楊奕)
相關文章
 
加盟体育彩票销售